西馆展览丨纯粹江南:与首个苏州历史陈列共忆江南
2022-01-11 12:00:49  来源:   点击:

文章来源于 苏州博物馆微信公众号
 
“纯粹江南——苏州历史陈列”位于苏博西馆一层,从“城、史、人”三个方面展现苏州万年文明史、二千五百年城市史,溯源苏州文脉传承和地域文化。
 
展厅设计图
 
展览由苏州博物馆新组建的学术研究部策划,展厅开放前,我们采访到了“纯粹江南”的策展人,提前感受苏州地区首个通史性陈列的创新之处。
 
学术 汇聚成果
 
西馆苏州历史陈列,共计展出文物1200余件/套,精品文物150件。狮子山下,吴王夫差剑、吴王余眛剑等重量级文物惊艳亮相,一批在库房封藏多年的出土文物也将集中展出,一点点揭开苏州地下宝藏世界的面纱,丰富城市文史版图。
 
宋 金龙 林屋洞遗址出土
 
蔚为大观的展览架构和文物体系背后,是大量的藏品梳理和研究整合工作。
 
策展人介绍说,“近几十年的考古报告、新发掘的文物、新发现的遗址,我们都有参考。遴选文物有两个标准,一是能体现重大历史事件,二是文物本身具有较高的艺术性。”
 
1973年,苏州博物馆发掘清理葑门外天宝墩汉墓,墓中出土大量精美玉器、金器、铜铁兵器等文物,是研究汉代苏州的珍贵实物资料。“汉代,苏州并非诸侯王都城,可以说不是当时有代表性的政治中心城市。但类似天宝墩墓葬的发现,则以考古资料说明当时苏州是一个经济繁荣、人口众多的城。”策展人介绍说。
 
西汉 连弧星云纹镜 天宝墩27号墓出土
 
在城市繁荣的同时,苏州自古以来就走在中外商贸的前沿。展览筹备期间,策展团队也注重补充体现苏州中外交通史方面的最新考古成果。
 
张家港黄泗浦遗址资料图
 
2008年,张家港黄泗浦发现唐宋时期港口集镇遗址,经过六次考古发掘,该项目于2018年入选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;2016年,太仓樊村泾发现元代外销瓷仓储遗址。
 
两处新遗址的发现,再次实证苏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城市,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将“立江南,观世界”写入了文化基因。苏州博物馆特向相关考古单位借展龙泉窑青瓷等近100件出土文物,再现海丝风华。
 
图片
樊村泾遗址资料图
 
展品 人间万象
 
“纯粹苏州”展厅,设计有繁、简两条参观路线。
 
进入展厅,观众可以选择重点看150件左右文物的精简路线,以点带面,纵观苏州一万年的历史。但如果要细细地看,一千件文物中,又埋藏着策展人保留的很多“彩蛋”。
 
在“宋元意境 人间天堂”展区,陈列有一件出土于瑞光塔的北宋“雕版印刷熟药仿单”。虽然略有破损,但上面写着“苏州饮马桥……药铺”“近有人……改药名……请细认”等药铺名或防伪文字,是现存最早的雕版印刷广告。从中可以看到竞争,看到原始的商标意识,看到宋代商品经济涌动的影子。
 
一张薄薄的纸笺,背后却仿佛是宋代苏州市肆繁荣的惊鸿一瞥。
 
宋 雕版印刷熟药仿单 瑞光塔出土
 
与仿单相隔不远,还有一件元代的陶枇杷供器。68颗果实,粒粒饱满,鲜嫩欲滴。
 
虽然文物本身原料质朴、品级不高,但造型生动,看到它仿佛口舌生津。
 
策展人谈道:“枇杷供器说明元代的时候咱们苏州人已经非常喜爱枇杷,这也与我们今天的饮食习惯和太湖东山西山的传统是对应的。”
 
原来老苏州对枇杷香甜的眷恋,已经在苏城的时空中回荡千年。
 
元 陶枇杷供器
 
“其实所有的文物,如果能经过细致地梳理,都能形成一个故事,或者串联起非常精彩的知识点。”
 
博物馆,有时就是在“物”之广博的基础上,为观众提供“开脑洞”的空间,让观众完成独属于个人的参观收获。
 
故事 无限联想
 
当代博物馆展览,正在经历从单纯陈列叙述向“议题设置”的转变,在展览中为公众提供一个谈论历史话题的“公共空间”,已经成为策展届的共识。
 
在访谈中,策展人不断强调“展陈不是根据一个人的喜好来确定基调,而是要给大家提供可看、可谈、可思考的氛围”。
 
展厅效果图
 
辅助展览的艺术装置,是氛围营造的必要设备。在“刺客故事”单元,有一组金属丝绕制的雕塑,在场景复原的同时,注入设计感,配合展厅的灯光,在白墙上形成运动感的阴影。
 
策展人说,在这个氛围中,希望观众有不同的角度来解读。它可以是专诸刺王僚,也可以是要离刺庆忌,甚至可以被联想成荆轲刺秦王。
 
“不是说每个场景都要对应到个人,而是说这个场景配合我们青铜器、古兵器的一些展示,能够让人感觉到当时吴国的一种社会风气,或当时苏州的一种气质。给观众一个引子,让观众来发挥。”
 
春秋 吴王余眛剑
 
有评论说,艺术真正的力量不在审美,而在于启发思考;即使日常生活中最平凡的事物,一旦在好奇的目光中被凝视,就会在人眼前重新组合,变得浓墨重彩,意味深长。
 
在这种重新组合下,博物馆展览的学科边界在不断外延,对于传统的考古、历史策展人来说,学着接纳观众“不那么学术”“无关历史”的审视甚至“狂想”,是今后的必修功课。
 
“也许有观众关注的是文物的颜色,有观众关注的是美型和图案,我们都没有必要去拒绝他们,观众内心世界的五颜六色和丰富多彩,会为后续展览改进提供很多启示。”策展人如是说。
 
如果一个展览曲高和寡,没有观众参与讨论,那归根结底它的公众价值可能是微乎其微的。在前期工作基本完成后,策展人将后续的创作留给了观众。“现在,我们邀请您一起来完成这个展览。”

上一篇:做好展厅展墙设计的5个要点
下一篇:最后一页